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港姐杨思琦
港姐杨思琦
深夜二时二十分,香港某一旧式公共屋村。


  小狼疲乏地走出友人代维在屋村的家,不过他相当高兴,因为刚刚的「比赛」他赢了代维。「比赛」什么?原来是要令代维的女朋友性高潮,最多为之赢,结果小狼出尽九牛二虎之力赢了,奖品是代维偷空研制的催情药水。


  代维不满地把奖品交给小狼,同时对他说:「这药是特别用来涂在女性的私处,药性因人而异,但都会挑起女性性欲。」说罢,又蛊惑地笑:「下次我一定要赢你,不过『比赛道具』就要你的郑宝玲或诗姐姐呀!」二人互相奸笑后,代维便关上门,说要好好调教自己女友;小狼准备走下楼梯时,才想起自己忘了小巴站在哪里,正想回头返去代维家,前面来了两位女子。


  两个人不论年龄、样貌、身材都差天共地;一个看来很年轻,另一个起码是中年;一个样子甜美,另一个样子严肃;一个身材短小但标致,另一个却毫无身材可言……二人惟一共通点是,她们应该喝了不少酒。


  小狼上前问路,那中年女人即时挡在年轻女子前,小狼装出恭敬的模样问小巴站该往哪里走,年轻女子把头探出,以甜甜的笑容回答:「唔……你……走到下面……穿过小公园……转过街口就有……」说完,中年女人催促少女进入家中。


  小狼继续他的路程,那老的不值一提,倒是那少女的笑容却给他相当的记忆,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听过她的声音……可惜自己太过累,想不起来,他便决定在已在视线范围内的7-11买罐咖啡喝。


  付了钱,开了罐,便在店内一边渡步,一边把咖啡灌下,眼尾瞄到杂志架上的杂志,即时停下了动作,杂志上的相片与记忆重叠,给小狼不少惊喜;他精神一振,那女的原来是今年的香港小姐冠军杨思琦!


  早听过花边新闻,杨思琦当选后还是住在屋村中,小狼没想到是真的;他想再一睹港姐的容貌,便随手把咖啡罐往后抛,也听不见7-11店员的咒骂,即往目的地跑。


  刚见到那个中年女人步出单位,里面的杨思琦说声:「褓姆再见。」中年女人便挥挥手,朝小狼那里走,倒算小狼机警,他即时走上一层,确定中年女人已经离开,他才走到杨思琦家门前。


  杨思琦并没有关上铁闸,确认没有人注意他,小狼尝试打开木门,旧式公屋的门锁,他不费吹灰之力便扭开了。他开了一条隙缝,看见杨思琦的身影,她正双手捧着用来解酒的热茶,因为之前领奖的晚宴中喝了不少酒,脸颊红红的;在外面窥看的小狼,只觉得杨思琦比上镜更加美:「如果能够干干这样的美人就……」不过一秒钟,小狼邪恶地笑,决定把内心所想付诸实行。


  屋中摆设简而不陋,十分配合杨思琦的个性;小狼见屋中并没有其他人,杨思琦也步入了房间,机会来了,便进入屋内,刚好杨思琦从房中走出,二人打个照面。


  「你是……」


  惊觉有危险的杨思琦,虽然因酒精作祟令她反应缓慢,还是本能地叫救命,并企图冲进房间,把自己反锁,可是小狼的反应更快,一手捉住了杨思琦的紧身裤裤头;「哇」的一声,杨思琦失重心跌在地上,但她还一边求救,一边在地上挣扎爬行,这样反而帮了小狼一大忙,她的内裤和紧身裤都被扯下至大腿。


  杨思琦发觉自己下身暴露於人前,惊惶地扭身挣扎,又用手想把裤子抽上,小狼却不让她得逞,除了继续与杨思琦角力,另一只手已把赢回来的催情药瓶握在手中。


  小狼二话不说就把药水伸往杨思琦私处,杨思琦大叫,双手捉住小狼的手,防止他的不轨企图,可是催情药水早已洒出,洒在杨思琦大腿上,流下至她两腿内侧,还有不少渗进了阴道。


  「啊……」杨思琦即感到下体一阵骚痒,停止了反抗;一阵又一阵难以形容的刺激从这里传开,杨思琦伏在地上,辛苦地紧握拳头,屁股竟不其然抬起,罗浪看出杨思琦的腰微微扭动,高兴地赞叹代维的药水威力。


  小狼把杨思琦抱起,放在沙发上,又扯去杨思琦裤子上面的布条皮带,把她双手绑在沙发上的灯架,再来把她碍事的内、外裤脱去;小狼满意地吹了一声口哨。相反,任人摆布的杨思琦除了以她甜美的嗓子,微弱地叫「不好」外,已经什么也不能做,甚至连大腿也不听话地张开,无法合上。


  看见杨思琦下体都是催情药水和她阴道分泌的密汁,坐在杨思琦面前的茶几上、在她两腿中间的小狼已用其中一只手的手指在她大腿内侧的嫩肉和湿漉漉的阴唇上打圈挑逗。


  杨思琦受不住,叫道:「啊啊……你想……啊……干什么……」「干什么?当然想强奸你!」说罢,另一手已抽起杨思琦上衣,虽然她只有33吋上围,但她人较细小,反而更吸引男人性欲;隔着胸围,已见杨思琦受催情药影响,乳房已挺挺,乳头凸起。小狼一手隔着杨思琦胸围在搓揉她乳房,另一手还在抚弄她阴部,在说:「呵呵!有反应了吗?」杨思琦没有答,只是双眼半合,不停喘气;小狼解开杨思琦胸围胸前的扣针,两个软软的布罩分别溜落至她左右腋下,继而罩着她弹起的乳房,是小狼的口和手;他用舌头在杨思琦一边乳房轻轻地舔,另一边则用手大幅度地搓,杨思琦的乳房十分富弹力,使小狼爱不释手;他每一下动作,都刺激着杨思琦的神经,使她得向性欲妥协。


  「啊啊……」


  催情发作杨思琦已兴奋得很,只是羞耻心未使她淫叫出口,但小狼已清楚知道杨思琦淫乱的性需要,不但她的阴部不停流着分泌,也小狼感到自己下体已有所诉求,便站起身,把所有障碍脱去;看见面前的男人胀胀的阳具,杨思琦叫了一声「不」,小狼已站在沙发上,「弟弟」已伸入杨思琦小嘴中。


  「嗯……嗯……」小狼抽住杨思琦的头发,不断前后动腰,享受杨思琦为他口交中带来快感。


  杨思琦已没法拒绝,但她的小嘴巴实在容不下小狼的巨物,她的嘴唇和舌头,充份地刺激着小狼下体,小狼透透气,一爆发,白色的精液射得杨思琦满脸皆是。


  小狼的性器尚有一丝精液,他握着自己半软化的阳具,命令杨思琦:「快替我把它舔乾净!」未经人事的杨思琦已被小狼刚才的射精吓得失神,虽感到羞愧,但舌头已不听话的伸向小狼的龟头,「嗯」的一声,她的舌头已不停在舔。


  小狼不断指示杨思琦动作,整枝肉棒,以及睾丸,都是自己的精液和杨思琦的口水,不消一刻,小狼的阳具已被杨思琦舔得再次勃起来,而小狼也当然不会只要当今港姐冠军为他口交而满足。


  小狼从沙发上走下来,把杨思琦挂在灯架上的玉手放开,然后使她跪在地上,上身则伏在茶几上,杨思琦双脚仍是张开,默默地等待小狼下一步动作;小狼便走到她后面,炽热的阳具碰到她湿淋淋的阴唇,杨思琦本能地喘气,罗浪用他的「弟弟」往杨思琦阴唇磨,杨思琦更「啊呀……」声作响。


  「想我狠狠插你吗?」小狼问。


  「啊……想……」杨思琦羞涩地答。


  小狼加快摩擦速度,说:「大声一点,我听不到。」杨思琦即时抬头大叫:「我想你狠狠插我!啊!」二话不说,小狼应美人要求,把自己的阳具抽送进杨思琦窄窄的阴道内,杨思琦受重重的刺激,双手抓紧茶几,放声淫叫;虽然杨思琦非常湿润,但小狼还是紧握杨思琦的屁股借力,在这种「推车」的体位中,使阳具得以深深地在她紧紧的阴道内推进。


  「啊啊啊啊……啊……」


  替杨思琦开了苞,小狼还想一次过满足手感,便快速地改变体位,他把迷迷糊糊的杨思琦拉起,自己坐在沙发上,而杨思琦则坐在他大腿,肉棒还是插在她阴道,杨思琦自动自觉地上下摆动身体,小狼双手已不停抓摸杨思琦摇晃的奶奶。


  「好舒服……啊啊啊……好High……啊……啊……」小狼的阳具多次顶到杨思琦阴道尽头,使她兴奋得乱叫,完全忘了自己身份,合上双眼,面红红的,全身放软,把力量都用来摆动身体,结果小狼也忍不住杨思琦激烈的动作,说:「我要射了!」「射进我子宫内吧!啊啊……射『死』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小狼精液不断向上喷,杨思琦身体也不停打震,精液灌满了杨思琦的子宫之后,还是有不少精液流出来;高潮过后,杨思琦虚脱的昏了过来,倒在小狼怀中……接着两三日,多张报纸娱乐版都以「出炉港姐杨思琦病倒在家,未能出席领奖」为大标题,又过了两日,以「杨思琦病癒出现Ball场更显成熟美艳」为娱乐头条,小狼见了都会掩嘴而笑。


  【完】